返回 菜单

夜钓日月湖,网阵求生记

灵动91232019-10-13 11:59:42

前言:前日下班回家,偶遇一汀友,身披天弧斩月战袍,脚踏电动轮,肩扛本汀枪。阵地应该是株洲市荷塘区日月湖。突然觉得本汀就在身边咫尺,特做此文,估计有很大可能该汀友能看到此文,以记念我们汀友偶遇之缘,水边再相逢!

         8月3Ⅰ号晚,秋风习习。8点左右,二哥问我明天是否上班。我说不用,搞起?遂夜钓成行。目标地日月湖是一个人工湖,成型有四年多了,现在里面有半斤的土鲫,五六斤的鲤鱼。大头,鲢鱼,草鱼,青鱼,马口,白条,麦穗,翘嘴,黄骨鱼,还有鲶鱼,凡所应有无所不有。今天的目标鱼是鲫鱼,鲤鱼,所以我在家先制作窝料:熟玉米,发酵麦粒,酒米,拉爆颗粒兑绿水溶液泡发,搅拌均匀团成小团。酒香味十足,大到玉米颗粒,小到拉爆粉未,全方位立体式诱鱼留鱼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 找到二哥介绍的钓鲫鱼神位,是一个小洄水湾的桦尖位置。对面是路灯映照,钓的水深大概一米三四。找好底后扔了两个拳头大小的窝料团,转身开饵。二哥开的香饵,我按照自己的想法开了一款香腥饵,心想大小通杀。所以用了五份拉爆通杀,五份拉爆鲫鱼,喷了八下绿水。

          转身调漂,调六钓三。我晚上视力不大好,给浮漂加了一颗醒目豆,蓝光打过去,蛮清晰。拉大球,开始慢打频率。野钓玩得少,二哥说水域大鱼稀疏,频率快逗鱼动作大反而会吓跑为数不多的几条鱼。大概抽了半小时,开始出口,比较绵软。正聚精会神打算一对一单挑,身后传来了脚步声,原以为是钓友,接着是重物下水的声音,左手边大概十来米开外,两人抗个皮筏艇,愉快的交谈声,船桨划水声,悉悉索索下网声。这就是传说中的网工吧。从交谈中,听出是父子二人,父亲说,今天不下多了,放六七铺网。

          接下来就是他们的表演时间,把湖横腰截断,自查一下,好像没放清楚,再捋再放。一边放一边骂娘,怎么这么多网,让我没地方放。一边骂着一边把别人的网给起获了。吾见无耻之人莫过于此。折腾了一个多小时,硬是把我的钓点弄得一口也没有。之后父子二人约好去宵夜,等会来收网。我好像空气一样的存在,他们的快乐建立在我的无口基础上,够无耻了。

          水面平静下来,渐渐有了气色,无鱼获但有螺获,接连钓起福寿螺,社区里有大师也在野钓空军中,我如实汇报战果。估计是饵料味型不对,满足了螺蛳吃腥,鲫鱼鲤鱼没见踪迹。决定换饵料味型,拉爆鲫鱼五份加大蓝鲫本味五份,绿水不加,拉丝粉不加。改拉饵为搓饵,继续开搞,先上了两尾小鲫,钓无定法,变化万千。继续守钓,一个干脆的大顿口,直接黑漂,打竿中鱼,弯弓,鱼线切水声。美妙的野钓加夜钓,会是什么鱼呢,有冲劲野生鲤?大鲫鱼?

          今天的装备是十三尺的天弧斩月刀,千鹤漂,1.2+0.8的线组,五号带刺金袖。感觉控得住鱼,拉离鱼窝,溜鱼玩玩手感。保守的抄鱼入护,大板板,噢耶。继续守钓,力争扩大战果,中途又出现了两口黑漂,但没中鱼,不排除蹭线。准备再战高峰对决,身后又传来了愉快的扯蛋声。因为我已经出于愤怒了。

          再下船,再捞网再起鱼。诶呀,今天没几条鱼吗,早晓得不来放了。我好像打那个三个数字的电话,我好想把他们关进小黑屋。不在报任何幻想的果断收拾钓具,打包闪人。二哥钓一个出水口,上了一尾鲶鱼,两三斤左右,不虚此行。

          两兄弟商量着是不是转战黑坑,看我二哥颇为疲惫,明天是他四十岁生日,就不折腾了。哥,生日快乐!

          野钓加夜钓,个中滋味如鱼饮水。晚上天气渐凉,需要穿外套了,另外驱蛇粉或驱蛇颗粒不可少。我二哥能赤手空拳捉蛇,我没有解锁此项技能,只能靠高科技了。钓鱼虽酸爽,但安全第一,不可让家人挂念。

          后记:我离开钓位后,网工父子在我钓位左手边一米开外起了一张网,估计刚刚不方便起,对他们,我只能报以无声的谴责。

以上文章中提到:
打开钓鱼人APP  阅读全文
查天气、找钓场、学钓鱼;钓鱼人APP
钓友回复

三枚!比我少一半!

很久以前株洲

好文采欣赏了!

很久以前株洲

可以可以

很久以前宁波

老乡那人是不是说一尾人啊?

碰到巨物有点紧张a

三枚!比我少一半!

很久以前株洲

我就想问一下,这两天空手套白蛇的技能解锁了没有?

很久以前株洲

亏我还往里面放鱼,今年从别的地方钓到的小鲫鱼都放4-5回了,居然会有网工!

很久以前株洲

网工,电工多得是

麻辣有点烫

亏我还往里面放鱼,今年从别的地方钓到的小鲫鱼都放4-5回了,居然会有网工!

很久以前株洲

一只鸟人!

鱼业游名王

老乡那人是不是说一尾人啊?

很久以前株洲

不是水面积太大,药师都会出动了!

愚人yuan

网工,电工多得是

很久以前株洲

11个月前娄底
打开钓鱼人APP  查看更多内容
APP内打开